藝術中國

中國網

藝術中那些治愈人心之物——萌寵篇

藝術中那些治愈人心之物——萌寵篇

時間: 2020-03-26 17:25:09 | 來源: 藝術中國

貓貓

在這段特殊的日子里,無論是宅家辦公還是上網課,陪伴著我們的,除了家人以外還有很多貓貓狗狗等萌寵。那些抱在懷里毛茸茸的手感,貼近身體暖和和的溫度,撒嬌賣萌時的小動作小表情,簡直太治愈了。這些特殊的家人也是很多藝術家筆下喜愛描繪的主題,那么今天我們就來看一看藝術作品中都有哪些萌寵吧!

狗狗



周昉《簪花仕女圖》局部 唐代

中唐時期的畫家周昉擅長畫人物畫,他的仕女畫和佛像畫造型被稱為“周家樣”,人物濃麗豐肥。《簪花仕女圖卷》描繪了宮廷女子的生活,以長卷形式展示了游春、烹茶、憑欄、橫笛、舞鶴、攬照、吹簫、圍棋等場景。其中值得注意的是,此時宮廷生活中已經出現了寵物狗的形象,在畫作中,假山石旁一女子正在回首看向那只向她腳邊跑來的小狗,還有一個女子拿著玩具與小狗戲耍。

周昉《簪花仕女圖》局部 唐代

據學者考證,這幅作品中的狗是從拜占庭傳入的“拂林狗”,即“猧子”。《舊唐書·高昌傳》記載,在武德七年(公元624年)高昌王麴文泰曾向唐高祖李淵進獻雄雌兩只寵物狗,“高六寸,長尺余,性甚慧,能曳馬銜燭,云本出拂林國。中國有拂林狗,自此始也”。


 

朱瞻基(明宣宗) 《 花下貍奴圖》 明代

唐代出現了寵物狗,而到了明朝宮內盛行養貓之風,明仁宗朱高熾、明宣宗朱瞻基、明世宗朱厚熜,明神宗朱翊鈞,明朝皇帝好幾個都愛貓如癡。明宣宗朱瞻基愛畫貓,這幅《花下貍奴圖》畫得就是他的兩只愛貓在湖石秋花旁嬉戲的場景。

朱瞻基(明宣宗) 《五貍奴圖卷》局部 明代

明世宗朱厚熜更是愛貓,他的兩只貓一只叫雪眉一只叫獅貓,有職銜、領俸祿,更有專人照料。明朝劉若愚在《酌中志·內府衙門職掌》中這樣記載道:“貓兒房,近侍三四人,專飼御前有名分之貓。凡圣心所鐘愛者,亦加升管事職銜。”他更為雪眉賜封號“虬龍”,并在其死后下旨立碑祭祀,命名為“虬龍墓”。獅貓去世后,他舉行了隆重的葬禮,還打造了精致的黃金棺。不知道現在故宮的宮貓有沒有當時的留下來的血脈?

 

郎世寧 《花底仙尨》 清代

正所謂是風水輪流轉,到了清代,皇室們又開始流行養狗狗,甚至還專門成立了“鷹狗處”來馴養皇家獵犬。清代傳教士郎世寧就曾畫過雍正皇帝、乾隆皇帝養的狗狗。雍正喜歡養寵物狗,《花底仙尨》這幅作品就是讓郎世寧畫的小狗“者爾得”,“者爾得”在滿語里是“赤紅色”的意思。在畫面中毛色赤紅的小寵物狗眼睛亮亮的,它前兩足踏雪,尾巴翹起,活潑可愛,不知是否正在回頭望向主人。

郎世寧 《十駿犬》 清代

而乾隆皇帝喜歡每年去木蘭圍場狩獵,乾隆十二年(1747年)皇帝讓郎世寧創作了一系列的立軸大畫《十駿犬》。這十幅畫描繪了進獻給乾隆帝的十只獵犬,分別名為:“霜花鷂”“睒星狼”“金翅獫”“蒼水虬”“墨玉璃”“茹黃豹”“雪爪盧”“驀空鵲”“斑錦彪”和“蒼猊”。這些畫作是郎世寧的晚期作品,比起之前運用西方繪畫方式描繪,此時他將中國傳統工筆畫法融匯于其中。


 

揚·凡·艾克《喬凡尼·阿爾諾芬尼夫婦像》 1434年

在西方的繪畫作品中,狗狗的形象也經常出現,有時是婚姻忠誠的象征。尼德蘭畫家揚?凡?艾克的《喬凡尼?阿爾諾芬尼夫婦像》是為新婚的喬凡尼?阿爾諾芬尼夫婦像而創作的,因此畫作中有很多象征婚姻美滿和諧的形象。在男女主人公之間有一只毛茸茸的小狗,這是一只布魯塞爾格里芬犬的古老品種,正是代表著愛情的忠貞不移。


委拉斯貴支《宮娥》 1656 年

西班牙畫家委拉斯貴支在《宮娥》上也描繪了皇室家族的另一個成員,一只大狗。在巨大的畫板旁白,畫家站在最左邊,手拿畫筆正在創作,在他旁邊的依次是:侍女瑪利亞、小公主瑪格麗特·特蕾莎、侍女伊莎貝爾、兩個侏儒。畫面最前方畫著一條獵犬,它趴在地上似乎正在小憩。畫面中央位置的一面鏡子里,映出了腓力四世夫婦的影子,他們正擺出姿勢讓委拉斯凱茲描繪,他們既是畫中的委拉斯凱茲筆下的模特,又是畫中場面的旁觀者。這是委拉斯貴支在與皇室相處了近四十年之后為為他們創作的《全家福》,畫作度達3米,畫面中的每個物體都與實物大小相似。

 

讓·奧諾雷·弗拉戈納爾 《情書》1770年

法國洛可可藝術家弗拉戈納爾的作品中也有寵物狗的身影。在作品《情書》中,一名少女坐在窗前的書桌前,她手中拿著一束花和一封情書。她轉頭看向畫面外,似乎直視著觀眾,但緋紅的雙頰似乎泄露了她內心的雀躍與春心萌動,她似乎是在望著畫面外遠方寄給她花束和情書的戀人,也可能被畫面外的人打斷了這一時刻或者發現了她的秘密戀人。她的白色寵物狗臥在她坐著的椅子上,也與她一樣望著畫面外,在她人生重要的時刻陪伴著她。

 

賈科莫· 巴拉 《被拴住的一條狗的動態》 1912年

意大利未來主義藝術家賈科莫· 巴拉描繪了一個穿著時髦長裙的女子在大街上遛她的寵物臘腸犬的場景。人物形象只有部分裙邊和腳部,狗狗則是有著完整的身形。黑色的像剪影一樣的形象與白色的背景產生了鮮明的對比,而為了表達動態,未來主義藝術家們通常會將一連串的動作畫在一張作品中,人的腳、拴著狗的鏈子以及狗狗的四肢尾巴和耳朵都像是有無數重影一樣。多個時間點同時存在在了一個二維的平面上,表達著速度、運動與時間。

 

畢加索 《Lump》 1957年 Photo by Pete Smith. Image courtesy of Harry Ransom Center

立體主義的西班牙藝術家畢加索也是一位被臘腸犬深深迷住的鏟屎官。他在1957年四月第一次見到由攝影記者大衛·道格拉斯·鄧肯帶著來家里做客的臘腸犬Lump時,便為它在餐盤上畫了一幅肖像,也從此將狗狗留在了身邊。2006年鄧肯出了一本名為《畢加索和Lump:一條臘腸犬的奇幻之旅》的書,記錄下了他和畢加索的友誼以及畢加索與Lump的情誼。

Lump與畢加索和其第二位妻子雅克琳·洛克在餐桌邊 ? David Douglas Duncan

Lump與畢加索 ? David Douglas Duncan

鄧肯說“畢加索有很多狗,但Lump是唯一的一個,他抱在懷里的。” Lump是唯一允許出入畢加索工作室的動物,并曾出現在畢加索的作品中54次。在陪伴了畢加索十六年后,Lump離世,而畢加索在幾個月后便也去世了,在另一個世界鏟屎官和他的愛寵也會在一起。

 

大衛·霍克尼 《狗》  1994-1995年

《大衛·霍克尼的小狗時光》

大衛·霍克尼與他的狗狗

英國藝術家大衛·霍克尼 同樣也很喜歡臘腸犬,他在兩年的時間里為他的狗狗Stanley與Boogie畫了40多幅肖像畫,并出版了一本書《大衛·霍克尼的小狗時光》 來講述與愛寵在一起的生活。這兩只霍克尼的愛犬經常會陪著他在工作室里畫畫,它們一般都會很乖的在霍克尼準備的墊子上窩著睡覺。

 

 

安迪·沃霍爾 《貓》

喜歡出書來炫耀愛寵的不止霍克尼,美國波普藝術家安迪·沃霍爾。他在小的時候父親去世,于是他和母親一起生活,他們一起養了25只貓。最開始他母親養了一只貓叫Hester,但后來他怕Hester感到寂寞就又養了一只貓叫Sam,然后兩只貓一起生了很多小貓。

安迪·沃霍爾與Sam

沃霍爾畫的Sam

沃霍爾畫的Sam

在1954年,沃霍爾和母親一起出版了一本畫冊名叫《25只叫做Sam的貓和一只藍咪》 (25 Cats Name Sam and One Blue Pussy)。他的母親在出版時筆誤把“named”寫成了“name”,但是被沃霍爾刻意保留下來。在畫冊中,他將每一只貓的性格都表現了出來。(文/孟孟 圖片來自網絡)

沃霍爾的貓

藝術中那些治愈人心之物——萌寵篇
猫先生官网 英超| 竞猜平台| 体育赛事| CBA| 竞猜平台| 竞猜平台| 体育网址| NBA| 竞猜平台| 在线直播| 奥运会| 竞猜APP| 西甲| 欧洲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