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中國

中國網

藝術界的虛擬時代來臨了嗎?畫廊以云展廳應對疫情危機

藝術界的虛擬時代來臨了嗎?畫廊以云展廳應對疫情危機

時間: 2020-03-20 10:01:30 | 來源: 藝術中國


這張未注明拍攝日期的照片正在巴塞爾藝術展(Art Basel)“云展廳”展出。藝術家凱蒂·費里斯(Keltie Ferris)作品《云線》(Cloud Line)由Mitchell-Innes & Nash畫廊提供并進行線上展覽。圖片來源: Mitchell-Innes & Nash

文/Robin Pogrebin 

在香港巴塞爾藝術展( Art Basel Hong Kong )取消后,有2000多件、總計估值約為2.7億美元的藝術作品通過線上展覽的方式進行展出,以應對新冠狀病毒疫情的爆發。在此之后,藝術界將有可能經由這次疫情的契機,逐漸走向虛擬世界。

早在2017年,由于展前線上預覽帶來的便利,藝術品交易商大衛·卓納(David Zwirner)開始開發藝術品虛擬展廳,即云展廳。為應對新冠狀病毒疫情的爆發,各大藝術展取消展覽,博物館停止接待游客,就連拍賣行也開始嚴肅考慮是否要取消春季拍賣會。相比之下,交易商卓納顯得十分有先見之明。

本周,巴塞爾藝術展將首次通過線上云展廳的方式,代替本月因流感疫情而取消的香港巴塞爾藝術展進行藝術品展出。取代原定到訪亞洲的230多家藝術交易商的,是2000多件、估值約為2.7億美元的線上展出作品,其中有70件估值超過100萬美元。與此同時,美國各地的畫廊也在開始考慮和籌備以網絡為基礎的藝術作品線上展覽。

用交易商卓納的話來說:“未來來得太快了”。人們曾經設想,如果畫廊關閉,該如何進行藝術品交易?“線上平臺就是我們所能預想到的一個重要解決方案。”卓納說道:“但好玩的是,與其他早早進入線上銷售行列的零售業相比,藝術界在這方面就顯得有些落伍了。”

許多藝術界人士表示,線上云展廳并不能代替親眼觀看畫作和雕塑的第一手體驗。但事實上,收藏家們早已逐漸適應了這種線上交易模式——他們通過信任的畫廊所提供的藝術家作品PDF格式相片,進行云觀展和云交易。甚至于畫廊和拍賣行還曾有通過社交平臺Instagram進行貴重藝術品交易的經歷。當沒法親自觀看藝術作品的時候,用一張數字照片替代總還是聊勝于無。

有些人指出,在線云展廳可以提供一些額外的價值。比如說它能夠通過附帶的學術文章為藝術作品提供歷史背景;能夠通過網絡接觸到不便到訪畫廊和藝術展的收藏家;能夠減少貨品運輸和前往展會的航班,減少碳排放。更深層次一點講,在線藝術展能通過消除進入畫廊、拍賣行的恐懼,以及通過在通常不透明的藝術市場上發布價格,達到一種促進潛在民主化進程的效果。

藝術家Lisa Yuskavage說道:“你總還是得看到實物的。但數字化傳播是件好事。人們不需要知道你在找什么,足不出戶無需購買也能看到藝術作品。”

截至發稿時,巴塞爾香港網上展廳正向公眾開放還有8小時8分鐘  圖片來源:Art Basel

巴塞爾線上展覽于星期三開始對VIP貴賓客戶開放,星期五開始對公眾開放。巴塞爾藝術展全球總監馬克·斯皮格勒(Marc Spiegler)表示,線上展覽之所以能夠這么快對外開放,是因為之前早有將云展廳作為展覽輔助體驗的計劃。所有需要的基礎設施設備早已準備妥當。

基于現行的人群聚集限制和管控,藝術品交易虛擬化、電子化十分有必要。上周早些時候,歐洲藝術和古董博覽會(The TEFAF Maastricht )就因為一位參展商新冠狀病毒檢驗呈陽性而取消。而世界上歷史最悠久的藝術博覽會——德國科隆藝術博覽會(Art Cologne)從原定的4月延期至11月開展。至于原定于5月開展的紐約弗里茲(Frieze New York)、紐約春季歐洲藝術和古董博覽會(Tefaf New York Spring )和六月在瑞士舉辦的巴塞爾藝術展是如期還是延期舉行,仍未有定數。如果歐洲的交易商們到時候仍無法進入這些國家,那么這些展覽將大概率無法如期舉行。

隨著大都會藝術博物館(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暫時關閉決定的宣布,藝術界的各大美術館和博物館像多米諾骨牌一樣一個接一個地宣布暫時閉館。當然也有一些展館選擇了接受預約參觀的形式。

畫廊正在逐漸適應著這種新局面。但也不是所有的原香港巴塞爾藝術展參展商都參與了線上展覽。據斯皮格勒說,大約有原來95%的人加入了這個云展覽行列。有些畫廊甚至開始通過“線上參觀和探索展覽”的旗號來吸引潛在參觀者和客戶。比方說Van Doren Waxter在最近宣布臨時閉館的通知郵件中寫道:“現在可以在線訪問我們的理查德·迪本科恩(Richard Diebenkorn)展覽。”而曼哈頓Jack Shainman gallery在其通知中寫道:“可以通過需要提供藝術家Becky Suss和Vibha Galhotra的‘作品比拼’。”

雖說Acquavella也將進行云展覽,但這個高端畫廊在電子化進程上顯得尤為緩慢。“我們有仔細考慮過這件事,但我們也沒有采取太多的措施去湊這個熱鬧。”合伙人之一Nick Acquavella說道:“我們不會對這些可能有益的新事物關閉思維,但我們也不愿趕著去做浪尖。”

藝術家們對于他們的作品可以像衣服鞋帽一樣在網上進行購買(實際購買還需寫郵件聯系相關畫廊,而非加入購物車一鍵購買)一事并沒有那么地熱衷,但有一些人表示他們對這一新領域很感興趣。參與云展廳的藝術家Jeff Koons說道:“這有一種非常私人、親密的氛圍。我喜歡看圖片,即便是看著電子版的莫奈繪畫圖片我也很興奮。重點在于一件作品所給你帶來的刺激感覺。”他還補充道:“能親眼看到原作固然很好,但有時也會因燈光的限制影響觀看效果。每件事物都有利弊。這種線上平臺的好處就在于它有利于藝術對話和溝通。”

去年首次在私下提供在線云展覽的佩斯畫廊(Pace),今年以藝術家Sam Gilliam的展覽打頭陣,于星期一開始向公眾開放云展廳。在這段因疫情而關閉的時期內,該畫廊將持續舉辦一系列諸如陶瓷、攝影藝術家等等的主題系列展。

德國藝術家Neo Rauch和他的版畫制作者Stephan Rosentreter籌備了David Zwirner畫廊線上“Neo Rauch:Bl?tterrausch”展覽,該展覽將于2019年3月25日至4月28日舉行。圖片來源:David Zwirner

在過去的三年中,卓納舉辦了50個云展覽。他表示去年一年的線上銷售額增加了400%。而今年的香港巴塞爾藝術展線上展覽將是卓納迄今為止最大的線上展會,其總價值超過1,600萬美元。其中將展出一幅Koons的新作品,Noah Davis、 Marlene Dumas(瑪琳·杜馬斯)、Kerry James Marshall和Alice Neel的作品也將出現在本次展覽上。

雖然普遍來說,網上交易的價格要稍微低一點。但在6月份,卓納的巴塞爾線上展廳展出了超過20件、總價值超過560萬美元的作品。其中有藝術家Yuskavage和喬丹·沃爾夫森(Jordan Wolfson)的新作品,藝術家唐納德·賈德(Donald Judd)和丹·弗萊文(Dan Flavin)的歷史作品。草間彌生(Yayoi Kusama)的一件南瓜雕塑作品在網上以180萬美元成交。卓納的云展廳里還有藝術家們在工作室創作的錄影視頻,其網頁還提供了與藝術家進行交流的藝術家的播客鏈接。

這些酷炫的平臺和技術,所需要的費用并不低。這無疑是給那些本就在租金和藝術展費用之間掙扎的中小型畫廊一個沉重的打擊。不過現在看來,這些畫廊也有開始參與線上展覽的步伐。例如,位于紐約下東區的JTT畫廊正打算將原計劃的音樂家、行為藝術家Arca的畫作展,轉為線上展覽,好讓人們足不出戶也能在家舒適觀展。

與Sargent’s Daughters畫廊在下東區共享空間的Shrine Gallery負責人Scott Ogden表示,新冠狀病毒疫情促使了他對線上商店的探索。盡管里面所用到的技術并不先進,“我們用的是Squarespace。這樣的自助建站平臺就是我們的簡易DIY解決方案。”他強調:“在當下這個局面,我們所有人都應該盡快解決這個問題。”

(文章來源:紐約時報 ? 2020 The New York Times Company  作者 Robin Pogrebin 編譯:李琦卉 )

藝術界的虛擬時代來臨了嗎?畫廊以云展廳應對疫情危機
猫先生官网 英超| 体育下注| 体育赛事| 体育平台| 欧洲杯| NBA| 赛事直播| 竞猜APP| 欧冠| 竞猜APP| NBA| 德甲| 奥运会| 欧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