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中國

中國網

“疫”情藝觀【三】藝術中那些治愈人心之物——大自然篇

“疫”情藝觀【三】藝術中那些治愈人心之物——大自然篇

時間: 2020-03-13 11:01:00 | 來源: 藝術中國

好多天沒有出門,去上班的路上,忽然發現幾場春雨讓樓下的小草冒了新芽。原來春天已經悄悄到來。

武漢大學的櫻花也開了,校長邀請醫護人員明年來賞花。

武大櫻花盛開

昨天玉淵潭的櫻花節也宣布取消了,有網友說“櫻花年年有,明年看也不遲”,有網友說“希望可以直播云賞花”。

玉淵潭櫻花節取消

現在國內的疫情一直在好轉,但隨著疫情的全球爆發,國外形勢越來越嚴峻。似乎離我們想要到達的夏日炎炎,想要去到的美好遠方,還需要一些時間。

玉淵潭2019年3月的櫻花 拍攝:孟孟

玉淵潭2019年3月的櫻花 拍攝:孟孟

你是否常常控制不住自己,抱著手機一直不停刷各種關于疫情的信息,越看心情越不好?你是否已經開始在網上辦公,或者已經正式復工?你是否已經開始上網課,或者你是老師已經開啟主播生涯?

雖然不知道手機或者電腦前的你是否能看上一場玉淵潭的云賞花,但藝術中國想帶您暫時放松一下,在藝術中找到那些治愈人心之物。今天那些治愈人心之物,是藝術家筆下的大自然,那里有繁花似錦,有瓊林玉樹,有巍峨山巒,有蔚藍大海。


《并木林道》 霍貝瑪 1689年

作為荷蘭風景畫派的代表,霍貝瑪的作品猶如優雅的田園情詩,展現了荷蘭寧靜的鄉村美景。那里陽光明媚,綠樹成蔭,兩排向上生長的樹木延伸向遠方。1668年他在結婚后擔任了酒與油度量衡器檢驗員,幾乎放棄了繪畫。這幅作品是他在1689年創作的,廣闊的天地間,一直延伸的道路正是他無法割舍的藝術之路。


 

弗里德里希《云海上的流浪者》1818年

德國浪漫主義藝術家弗里德里希的這幅作品中,藝術家將自己的背影放在畫面的中央,就仿佛觀者能借用藝術家的雙眼在山崖上俯瞰云卷云舒。這里遠離喧囂,遠離世界的一切紛擾,在這里似乎只有你和大自然。不知弗里德里希當時是否有一種“會當凌絕頂,一覽眾山小”的感慨?


 

特納 《蒸汽和速度——大西方鐵路》 1844年

特納的作品中不是純粹的風景,還有他對于哲學的思索。他認為大自然永恒而壯美,人的生命歷程相比則短暫而又虛幻。他的風景中有古典主義藝術中悲壯雄偉的戲劇性力量,也有浪漫主義的激情,那是一種人與自然的史詩。


 

西奧多·盧梭《橡樹林》 1852年

楓丹白露的森林給巴比松畫派的藝術家們帶來了無數滋養的靈感。西奧多·盧梭筆下的樹木沉郁渾穆,他擅長描繪樹木深邃的性格,那些蜿蜒曲折的樹枝,遮天蔽日的樹葉,在陽光下,與草地上悠閑飲水食草的牛群相映成趣。

 

庫爾貝 《暴風雨后的峭壁》 1869—1870年

法國現實主義藝術家庫爾貝通常會用調色刀替代畫筆,因此他畫作中的線條會顯得粗曠又厚重。在這幅風景畫中,庫爾貝描繪了暴風雨后海邊的風景,天空中翻涌的云浪似乎顯示暴風雨剛剛過去不久,但縫隙中漏出的藍色天空預示著陽光的到來。海岸邊靜靜漂搖著幾艘小船,遠處是峭壁,大海此時平靜而又壯闊。


亨利.盧梭 《沉睡的吉普賽人》1897年

亨利.盧梭的畫作中有一種天真之感,作為象征主義的代表畫家,他的作品中往往像是一個個在原始熱帶森林里的甜美夢境。在這幅作品中,一個女子以維納斯斜倚的經典造型,安臥于叢林之中。一只獅子趴在茂密的樹叢中,但與以往兇猛的獅子形象不同,這只獅子似乎前爪趴在地上,屁股翹起尾巴直指向天,瞪著一雙大眼睛,顯得有些呆萌。女子似乎正它伸出手,召喚它回到身邊,就像在叫自己家中的寵物貓。

 

高更 《歐拉納的瑪利亞》 1891年

在1891年,高更找到了自己的理想之地——塔希提島,這里的一切都那么原始和率直,在當地土著人的生活和文化中,他為自己的藝術作品汲取到了無數的養分。塔希提即大溪地,是法屬波利尼西亞向風群島中的最大島嶼,四季溫暖如春,風景如畫,至今仍吸引著無數的人們前往度假。在那些美景美人之中,高更在探尋生命的本源。

 

莫奈 《睡蓮》

印象主義畫家莫奈擅于觀察自然景物的變化,捕捉光線中變幻無窮的景物。《睡蓮》系列描繪的是他在吉維尼別墅花園池塘中的景象。那時,他的眼睛因為歲月的消磨漸漸看不清了,連他引以為傲的那些跳動的色彩也無法一一去辨識。而《睡蓮》正是在此時創作的。他的睡蓮在畫布上深深扎下了根,慢慢從畫布中生長開放,那些用原色創作的色調率直而又神秘,朦朧而又真實,宏大而又微妙。

 

達利《記憶的永恒》 1931年

尼采說:“在我們生活和存在的現實底下,還有另外一種隱藏著的現實。”對于超現實主義藝術家達利來說,這一層現實正是他在繪畫中所描繪的,弗洛伊德所指的潛意識的夢境與幻覺。遠處的水面平靜得沒有一絲波紋,像是一面凝固的鏡子,地面也仿佛虛空一般,只有山川皺了幾折。在這里時間已經流淌融化,似乎要消融進這永恒里。

 

瑪吉·漢布林 《回轉的海浪》2009年

英國畫家漢布林深深迷戀著大海,在她看來“也許畫大海就是為了控制它吧。以前我對著大海說話,現在當我畫大海的時候,海水開始對我說話,我變成了它的傾聽者。”在漢布林看來,大海就是對生命、死亡以及一切生死流轉的一種隱喻。你看著遠處一陣海浪正漸漸摸索前行,后又慢慢向你涌來,一點點接近,直到撞上海岸。當它最后破碎,消融的時候,又是那么令人酣暢快活。

看過藝術家筆下的四季美景,你的眼睛與心靈有沒有放松了一些?下一期,我們來找一找那些藝術中治愈人心的美食吧。(文/孟孟 部分圖片來源于網絡)

“疫”情藝觀【三】藝術中那些治愈人心之物——大自然篇
猫先生官网 体育竞猜| 竞猜平台| 体育在线| 在线直播| 在线直播| 西甲| 英超| 体育赛事| 体育平台| 竞猜APP| 体育下注| 竞猜APP| 体育竞猜| 体育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