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中國

中國網

解讀亞太當代藝術三年展:歷史、理念與藝術區域框架

解讀亞太當代藝術三年展:歷史、理念與藝術區域框架

時間: 2019-11-16 22:20:57 | 來源: 藝術中國

昆士蘭美術館(上圖)和昆士蘭當代藝術美術館(下圖)“ Courtesy by QAGOMA”

在澳大利亞首府布里斯班,亞熱帶氣候的暖風吹拂著布里斯班河沿岸一幢富有設計感的灰白色建筑——昆士蘭美術館。1993年,美術館始創亞太當代藝術三年展(Asia Pacific Triennial of Contemporary Art,簡稱APT)。在亞太當代藝術三年展計劃醞釀之時,“亞太地區”這個詞匯才剛剛出現,走過26年,它已成為世界上最大的亞太地區當代藝術盛事之一,并即將迎來第10屆盛會。

在這期間,APT根據澳大利亞及亞太地區的社會發展和藝術創作變化,及時探索迭代策展理念和藝術文化觀念,但始終未變的出發點,則是基于軀魅殖民主義文化思想的“以歐美為中心的觀點已不再是評估該地區藝術的準則”這一論點。

昆士蘭現代美術館當代亞洲藝術策展人魯本·基汗(Reuben Keehan)

講座現場

2019年10月26日,中間美術館邀請昆士蘭現代美術館當代亞洲藝術策展人魯本·基汗(Reuben Keehan)——他曾擔任2012、2015和2018年亞太當代藝術三年展(APT)的策展人——帶來題為“亞太三年展的藝術區域框架”的講座,探討APT歷史上提出的區域性框架,并反思展覽在當前和未來的發展方向,特別是關于現代性、當代性和更廣泛的亞太地區的問題。

亞太當代藝術三年展和澳大利亞:澳大利亞的未來其實是在亞洲

盡管在1931年,澳大利亞就已成為英聯邦內的獨立國家,但直到1970年代,整個國家依舊深受英國殖民文化的影響。1970年代中葉,大量移民,甚至包括很多難民,涌入澳大利亞,他們主要來自東南亞地區,也有很多來自中國的廣東地區。到1990年代早期,澳大利亞的人口構成已發生很大變化,多元文化背景催生出更加多樣化的藝術需求。

同一時期,冷戰的結束推動國際形勢趨向緩和,世界經濟全球化、貿易投資自由化和區域一體化的趨勢漸成潮流,亞洲地區的經濟總量也在世界經濟中的比重明顯上升。這一系列變化成為推動澳大利亞前總理霍克于1989年提議舉行亞太地區部長級會議,進而成立亞太經合組織的重要時代背景。在1992年,霍克曾說:“澳大利亞的未來其實是在亞洲。”1993年,亞太當代藝術三年展便應運而生——它誕生于澳大利亞對自身與亞太地區的經濟文化關系及自身在其中的地位這一問題的積極思考中。這也成為澳大利亞重新思考自身歷史和未來發展問題的重要契機。

亞太當代藝術三年展簡史:“歐美地區對于藝術的觀點不再是衡量我們這個地區藝術的準則了”

“歐美地區對于藝術的觀點不再是衡量我們這個地區藝術的準則了”“ Courtesy by QAGOMA”

1993年至今,亞太當代藝術三年展已走過九屆。第十屆也在籌備當中。回望26年,APT在不斷探索中成熟發展,在推陳出新中別開生面。

QAG_APT1_1993_SlideSet_130(中國藝術家參展作品) “ Courtesy by QAGOMA”

第一屆APT曾根據國別對藝術家進行分組,譬如,印度尼西亞的展品會放在一個區域,中國展品會放在一個區域,并對國家的地理位置,人口和經濟狀況等信息進行介紹,這種做法在隨后的展覽中被逐漸放棄。本屆展覽中,中國的抽象派藝術第一次得以在澳大利亞展出。

QAG_APT2_slide_007(王魯炎作品) “ Courtesy by QAGOMA”

第二屆APT開始邀請參展國的本土策展人聯合策展,展覽空間的劃分也具有更加廣闊的區域性,如設置東南亞地區的展區。

第三屆APT開始邀請一些在不同國家生活和工作過的藝術家參展,并在本屆開始設置兒童的亞太三年展(the kids apt),這也進一步擴大亞太當代藝術三年展的受眾范圍。

伴隨著昆士蘭當代藝術美術館的建成,第五屆APT的展覽空間和規模進一步擴大。本屆展覽開始展出電影作品,并為電影導演或制作人賦予藝術家身份。

GoMA_APT6_20091204_nharth_011 “ Courtesy by QAGOMA”

2012.441a-_002(黃永砯作品)“ Courtesy by QAGOMA”

第六屆APT展出了一個來自太平洋島國的藝術家的雕塑作品。這一系列帶有當地傳統文化色彩的作品啟發了策展團隊新的思考——到底什么才是當代藝術?必須在當下創造的藝術還是要有創新的藝術,一些針對傳統文化作出變革的藝術是否也可以被稱之為當代藝術?因此,第七屆APT收集到更多的來自太平洋地區的展品。基于此,展覽開始重新思考過往對于當代藝術的理解是否正確。在策展團隊看來,盡管當下對當代藝術內涵還未形成定論,但只有在不斷的展覽實踐之中,才能探清它的邊界。

GOMA_APT8_installationview_20151118_nharth_024(段建宇作品) “ Courtesy by QAGOMA”

GOMA_APT9_installationview_20180903_ccallistemon_011(邱志杰作品)“ Courtesy by QAGOMA”

到了第九屆,APT開始更多地回望澳洲本土藝術,魯本·基汗指出,當我們談論APT未來發展的時候,我們想要做的一點就是如何維持我們獨立而自主的澳大利亞文化。同時,我們也在致力于打破亞太區域內部的隔閡。在他看來,藝術可以超越政治、經濟或軍事的壁壘,讓我們真正的彼此了解。

挖掘在地性:亞太當代藝術三年展與當地觀眾的密切互動

昆士蘭現代美術館當代亞洲藝術策展人魯本·基汗(Reuben Keehan)

盡管在澳大利亞,參觀當代藝術展覽已經越來越流行和普遍,但如何增進與當地觀眾的互動依然是APT一直努力的工作,其核心理念則是重視區分展覽受眾的多元性。

澳大利亞作為移民國家,如何避免讓移民群體在參觀展覽中產生不適感,APT為此專門設置了多語言服務。同時,APT還設有一些特殊機構,如負責兒童教育方面的機構會在美術館周邊一些交通不太便利的地區設置接駁車,方便青少兒前來參觀。此外,展覽也針對殘障人士推出了特別服務,譬如為盲人或聾啞人群提供講解。今后,APT還將有更多舉措,來讓展覽惠及更多人群。

 

解讀亞太當代藝術三年展:歷史、理念與藝術區域框架
猫先生官网 在线直播| 欧冠| 欧洲杯| 体育平台| 体育在线| 体育竞猜| 欧冠| CBA| 在线直播| 体育网址| 竞猜APP| 体育在线| 西甲| 体育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