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中國

中國網

為畫而生·共美其香——宗其香新書發布會舉行 宗其香、宗海平藝術對話展將舉辦

為畫而生·共美其香——宗其香新書發布會舉行 宗其香、宗海平藝術對話展將舉辦

時間:   2019-09-12 10:58:16    |   來源:    藝術中國

《共美其香——宗其香畫集》與《為畫而生——20世紀中國名家宗其香》

2019年9月8日,“為畫而生·共美其香——宗其香新書發布會”于在勢象空間成功舉辦。此次發布會是基于中央美術學院“共美其香——宗其香百年誕辰紀念展”與中國美術館“為畫而生——宗其香百年誕辰藝術展”這兩次展覽的學術及圖像研究成果整理。《共美其香——宗其香畫集》與《為畫而生——20世紀中國名家宗其香》兩本畫冊成功出版,為宗其香百年誕辰系列活動畫上了圓滿的句號。現場嘉賓對宗其香的藝術進行了深入探討,現將發言實錄整理出來,以饗讀者。

于洋 中央美術學院中國畫學研究部主任、國家主題性美術創作研究中心副主任

于洋(中央美術學院中國畫學研究部主任、國家主題性美術創作研究中心副主任):這一次沙龍發布兩本宗其香畫集:一本是中國美術館編輯出版,另外一本由中央美術學院編輯出版。兩本厚厚的畫集,既凝結著兩個學術機構,兩個出版單位的心血,同時也是從不同的角度匯集了宗其香先生從圖像到文本,從史料到個人生活等不同角度的文獻集,也是這幾年來幾個展覽的一個文獻總結。  

宗其香先生作為20世紀的中國山水畫大家,今天來看,同時也是在中西融合這條路上走的最穩健,也最有學術生發點和延續意義的一個畫家。從中央美院徐蔣體系的人物畫,中西融合的路線傳承下來的第一代學生輩畫家里,宗其香先生足夠特殊,而且他非常勤奮。宗其香先生的畫,無論是最具有代表性的夜景畫,還是在云南的寫生,還是后期現代變革,都能夠看到那一代畫家自己的學術思考。在他們的身上,我們還可以看到時代的印跡,包括在他的軍旅生活里邊,對于不同時代的關照,這種思考是圖像化的。對于宗其香的研究不僅僅是美術史的研究,也是一種圖像性的歷史研究。對于宗其香先生的研究,這幾年陸續有幾篇文章出來,但仍然只是剛剛開始。

周志龍 宗其香弟子、中國戲曲學院教授

周志龍(宗其香弟子、中國戲曲學院教授):2017年是宗其香先生百年誕辰,北京、南京兩地共舉辦了四個展覽來紀念宗先生。我認為這可以說是重新地、鄭重地肯定了宗先生歷史、學術的地位。

關于“中西融會”,當時徐悲鴻先生提倡這條路子,大家都承認宗先生是這條道路上一個杰出的旗手。中國畫吸收西畫的表現力,現在看起來是個不可抗拒的潮流。繪畫,一個重要的功能是要講究表現力,表現現實、大自然、人本身、社會。西方美術的營養,我們吸收過來變成我們自己的本領,不應當成為問題,而是一個非常好的機遇。徐悲鴻先生首先提出這個觀念,又得到了宗其香、李可染、李斛等先生的實踐。宗先生作為一個杰出的美術教育家,在踐行徐悲鴻的中西融會理念上,功勞、歷史地位都是非常重要的。我們作為他的學生,很崇敬他,也很懷念他。

傅以新 宗其香弟子、中央民族大學藝術研究所教授

傅以新(宗其香弟子、中央民族大學藝術研究所教授):我原來在中央美院讀人物科,李斛先生教了我兩年,后來轉到山水科,宗其香先生就是我的老師了。我這一生跟宗先生有兩次長談,都是他主動找我談,一次就是轉科的這一次,我到宗先生家里,他給我看了很多畫。當時我一看畫以后頭就炸起來了,記憶最深刻的就是這幅西雙版納大樹底下,我看到是一張國畫宣紙上的,陰影下的樹干跟漆一樣黑,后邊遠處的竹林,卻亮的簡直刺眼。當時我非常激動,國畫還能出這樣的效果,我就認定了這個是我將來要努力的方向。

第二次長談是我當時在天津美院任教,在北京搞了第一次個展,那次畫的是以水墨為主的,宗先生拖著病體來看,很肯定我的成績,又專門找我長談了一次。宗先生就說到了“不要框框,不要限定自己什么是國畫能畫,什么是國畫不應該畫的。”自然界可畫的東西太多了,到處都有美,為什么你不去追求色彩,色彩有無限的美,你下一步可以主動的研究一下色彩。從那兒以后我又畫了一些光感的,帶色彩的一些國畫,當然也被很多人認為你不是國畫,但是我已經不管這個了,只要效果好管它什么畫。這一年以來我又著重地畫《天云》系列,天空云的變化,千奇百怪色彩的絢爛,當然在探索當中還不能說是有什么成果。

我感覺現在我們中國畫的畫家太局限于“有沒有傳統,筆法從哪兒來”,這個已經強調了很多年了。曾經有過一個專業刊物,首版刊登“全國山水畫邀請展”作品,每個畫家都是一個小豆腐塊,一共幾十幅,乍一看構圖完全一樣,滿構圖上邊露個天,要么就是加幾朵兒云。宗先生就是不承認這種程式,他過去也是從程式來的,他跟李斛先生不一樣,李斛先生用手是學的素描、學的水彩,宗先生年輕時候就是傳統山水畫,兩個都是徐悲鴻先生所倡導的中西藝術的融合上達到了一個高度,他們對我們現在中國畫的發展,不說是奠定基石,至少是一個里程碑。

裘兆明 宗其香弟子、中國美術家協會中國畫學會理事、人民美術出版社編審

裘兆明(宗其香弟子、中國美術家協會中國畫學會理事、人民美術出版社編審):我在翻畫冊的時候,好像我們又站在宗先生旁邊,他在那兒寫生,我們在那兒看的這種感覺,有時候我又感覺老師在我的桌前指點我,你該怎么畫,你站起來我來畫,先生就在我的桌上給我畫示范,反正挺懷念先生的。

藝術是要感人的,宗先生特別熱愛祖國,他的畫讓我們感到特別得親切。他也是這樣說的,就是說有感而發,我看到了對面的景色我很感動,我才去畫,這樣畫出來的畫才能夠感動自己,也能感動觀者。

宗先生還特別有勇氣,他的勇氣在于畫的內容特別能夠比在他之前的畫家有革新,他畫了很多特別大的建筑工地,這是一個非常難啃的題目,但是宗先生不厭其煩地畫,畫了很多很多這樣的畫,而且精彩極了。先生能在這樣的環境里做了那么長時間在那兒寫生畫這樣的大工地非常了不起,其實他的行動就是劃時代的。宗先生特別敢于這樣去做,他想畫什么就畫什么,這樣也很感動了我們,所以我們這些學生也是布著先生的道路在走,但是跟先生比是差遠了,我們要永遠記得宗先生。

王鴻勛 宗其香弟子、前榮寶拍賣總經理 

王鴻勛(宗其香弟子、前榮寶拍賣總經理):實際上這么多年來,通過幾次無私捐贈和重要展覽,宗其香才正式走入人民的視線,因為在那之前沒有更多的人來關注,而他自己又遠離中心,到了最邊遠的地方。按現在講,宗先生那個時候中國藝術家里面最接地氣的一位畫家。因為一解放他到北京和徐悲鴻籌辦中央美院,接著去朝鮮,沿著鐵道兵、工程兵的路線整個走了一大圈。這一大圈不是三五個月,而是幾年。本身他的追求和實踐也使他脫離了所謂的中心。宗先生對市場、名利等根本沒有任何的訴求,就一直畫他的畫,他的整個藝術實踐實際上是一種對徐悲鴻和中國傳統藝術的一種傳承。他勇于實踐,沒有任何顧慮、沒有任何訴求。因此,他才能畫出這樣的東西。在今天大家全力支持下,要更多地認識宗其香的藝術,要認識他的藝術追求。

王曉梅 前中國美術館典藏部主任

王曉梅(前中國美術館藏部主任):我原來在中國美術館藏部工作,2005年具體接手宗其香先生捐贈展覽項目,從這個時候開始對宗先生有了初步的認識,也是深刻的認識。我在美術館工作了30多年,從改革開放到退休,一路走過來,我深刻地感覺到我們對老先生重視的不夠。幾位大師級的畫家,可能會辦展覽,但是一些默默的搞創作、搞教學的藝術家,真的對他們關注太不夠了。中國美術館1963年正式開館,很快文革就開始了,改革開放正是這些老先生獲得解放,發揮自己藝術功能的最佳時期,可是那個時候國外的展覽不斷地進來,中青年畫家出國回來也辦展覽,對這些老先生真是關注不夠。

宗其香先生的展覽,看了以后特別有感觸,雖然沒有見過他人,但是我從他的作品中:第一能夠感覺到他的為人;第二能夠讀出他人生經歷的這段歷史中他自己的觀念。    按照歷史的延續看他的作品,我能夠從中感受到他的精神品格,他不是一個阿諛逢迎的這么一個畫家,他是默默創作專心于自己專業的一個畫家。從他這么漫長的歷史創作過程中,你能看到中國社會的不同階段、不同環境下的一種自我表達,而且他的作品很耐看,這是宗先生作品留給我的深刻印象。

吳麗珠 宗其香弟子、美術編審

 吳麗珠(宗其香弟子、美術編審):我從50年代、60年代就開始跟宗先生學畫畫。我是吃小灶長大的,因為我偏的厲害,透視、素描這些關系等基礎各個方面都是武先生現給我補,兩個老師幫我。宗先生熱愛大自然,熱愛動物,熱愛人,他真正愛國。1963年帶我們到桂林去,他對桂林的巖洞,周志龍經常講抱著大石頭不走了,爬到山上去,比我們學生還刻苦。1985年,宗先生到福建自然保護區,他住在林場工人的家里,你給他租賓館、招待所他都不去,他就在那個河邊上。我想爭取明年認真地把宗先生的一些故事通過錄音記錄下來,讓大家好好研究宗先生的人品和藝術。

安遠遠 中國美術館副館長

安遠遠(中國美術館副館長):看了兩本畫冊很感動,展覽現場是我們直接認識宗其香先生和他的藝術創造的最有效的途徑,但怎么樣能夠把這些創作的過程作為學術研究的依據,對后人傳揚,畫冊很重要,影像的傳播也很重要,所以口述歷史也特別感人。

我記得,我們在展覽的時候,靳尚誼先生就說當時美院專門選了三個人:宗其香先生、李斛先生、李可染先生走中西合璧的探索,派他們去南方寫生。在探索的過程中,三位藝術家后來在他們不同的專業領域里取得了豐碩的成果。在這個過程中,因為宗其香先生的能力很強,什么都干,反而他的面貌在改革開放以后市場和公眾的認知度里不那么集中。我覺得從學術研究的角度,對一個人的深度研究可以還原到那個時代的精神狀況和面貌,看這些畫的時候最主要的是看到他對于生活的態度,對于藝術創作和生活的關系。先生已離我們遠去,留下來的作品的精神面貌反而更集中的讓我們看到他對于生活的一種提煉和對生活的反映,乃至于對藝術的創造。

我們今天這種小的座談會就是我們對于一個藝術更深入的、更加細膩的、細節性的梳理,然后對后世提供研究和學習的樣本。武老師一輩子對宗其香先生的支持,學生們今天真情的懷念,年輕人們實實在在的在幫助工作,我特別感動,因為中國美術館留下的這些作品都是精品,而且中國美術館這些藏品一定成為以后一代又一代人仰望前人的精神坐標和一個考古的實據。

所有故去的畫家都在作品里跟我們在對話,作品在,人就在,作品就是他活著的另外一種方式,是他的精神基因,所以博物館奇妙,這些作品一到博物館關門的時候,它們都跳出來在說話,這是真實的,這種感受是非常直接的。希望我們都實實在在的著手做真真誠誠的工作,我想未來一定會更好。

 高立志(北京人民出版社、《共美其香——宗其香畫集》責任編輯

 高立志(北京人民出版社、《共美其香——宗其香畫集》責任編輯):去年《北京觀察》約我寫一篇宗其香先生的文章,我就開始查關于宗先生的展覽,除了張玲寫的《畫家宗其香傳》,傅以新老師他們有零散的散篇文章,宗先生的文章資料非常非常少。所以我認為我們現在缺一本對于宗先生畫的賞析和宗先生語錄的東西,讓我們有一個進入他的路徑,這是我們目前審美教育很重要的環節。十多年以前我不知道宗其香先生是誰,我問張玲老師你怎么寫這種東西呢?她說你先看看,這本書我很看重。我看了以后,實在搞不明白她寫的這本書,她說你沒見過宗其香就不理解他是怎么作畫的,你不理解他作畫的心靈手巧,她說宗先生的畫一定會傳世的,我寫《宗其香傳》絕對不為錢、不為名、不為利,就是為中國審美教育做一點事情。

白雪 《共美其香——宗其香畫集》責任編輯

白雪(《共美其香——宗其香畫集》責任編輯):這一次編輯宗先生的畫冊,我跟宗海平老師一塊去調圖的時候見到宗先生十幾張小的風景寫生的畫作,那種水的透徹又深邃感覺的表達很微妙,又恰到好處,而且筆觸是舉重若輕,特別是考慮到當時他用的一些材料也是受到時代所限,可能有一些水彩、水粉以及國畫顏料的混搭,能有這種表現力,確實是給我帶來很大的震撼。書印刷畢竟還是有一些損失,也覺得有點兒遺憾,希望能多辦一些宗先生的畫展,讓大家多感受這種原作的色彩上微妙氛圍的變化。

吳雪杉 中央美術學院人文學院副教授 

吳雪杉(中央美術學院人文學院副教授):因為我是做美術史的,我完全從歷史的角度去看宗其香先生。

首先,宗其香是中國畫學院派最早的一批人。現在所有的中國畫家全都是學院派,也就說是大學培養起來的,但是在40年代的時候最早一批正兒八經到當時的藝專、美專去學畫又學中國畫的非常少,宗其香是比較早的一個,而且是當時學畫里邊,中國畫出名比較早的。徐悲鴻當年推中國畫推他自己、李樺、葉淺予、宗其香,我發現只有宗其香一個人是中國自己的大學培養起來的,別的都是自學成才。我想他少年成名,20多歲就比較有名了,至少在北京一帶比較有名,后來他進了北平藝專,又進了中央美院,但五六十年代的時候相對比較沉寂,這是為什么?我的理解不一定對,宗其香太學院化、太學院派了。學院派的特點是什么?寫實能力相對比較強,造型能力強,一般學院派都有這個特點,再就是多面手,什么都能畫,有時候會分散大家的注意力,還有一個在早期傳統派特別強的時候會不接受。你看我們現在這么畫毫無問題,但是五、六十年代還是好多畫家不接受,所以我想這是歷史的看這是我的一個理解。

再有就是,2017年我看到央美的展覽,當時看展覽之前我一直以為雖然他畫的風格、面貌跟徐悲鴻特別不一樣,但是藝術的路線跟徐悲鴻比較一致,徐悲鴻50多歲就去世了,所以他可能想或者是推崇沒有來得及實現,我一直覺得宗其香是實現了很多徐悲鴻想做而沒有能夠做到的事,但是我很驚訝的是什么呢?央美那個展覽上看到60年前后,宗其香有幾張臨摹高更的畫,當時我特別震驚,為什么出現這種情況?我有點兒奇怪,因為宗其香那么崇拜徐悲鴻,但是為什么他會喜歡或者是臨摹一些徐悲鴻討厭的風格呢?

李垚辰 中央美術學院美術館典藏部主任

李垚辰(中央美術學院美術館典藏部主任):我們做北平藝專展的時候,當時的一個同學向我介紹了宗海平先生,因為當時館里頭宗其香先生的作品非常少,就說還能有宗其香先生家屬,現在能聯系上,非常好。當時應該是13、14年就認識了,后來想著2017年的時候宗先生馬上誕辰一百年,正好可以做,然后也找到于洋老師就促成了“共美其香”這樣一個展覽。我并不是研究中國畫的,但是通過北平藝專徐悲鴻先生帶的這些學生,包括北平藝專的發展歷程,對宗其香先生有一些了解。但是從策展準備的過程當中,到家里看資料就越來越感覺到宗先生其實他的人生是比較豐富的,我們對于宗先生的認識只是他豐富人生的一小部分,他早期學習的經歷、國畫的學習經歷,油畫的學習經歷等,宗先生其實是一個很豐富的一個人。

剛才吳雪杉老師說五六十年代為什么宗先生會比較沉寂?我的一個認識是當時五六十年代水彩畫應用比較廣泛,當時宗其香先生、蕭淑芳老師、李斛先生他們三個在1957年曾經舉辦過一個水彩畫的畫展,當時水彩畫教研組有很多精力放在水彩畫的探索上,后來這條線就斷掉了,我想會不是這樣。

許柏成 藝術中國網副總編輯

許柏成(藝術中國網副總編輯):在大家開會的這個期間翻了幾本畫冊,總的印象是以前知道宗其香先生是夜景畫非常突出,但是其實宗先生是一個多面手,不管是山水、人物,還是社會主義建設的場景畫的都非常棒,而且作品非常之多。在畫冊中,看到宗海平先生根據宗先生的行旅又去重新拍照片,我覺得非常有意思,因為宗先生畫畫的時候不可避免地收到了現代攝影視角的影響,這在傳統古人的畫畫中是沒有的,今天宗海平先生用真正的攝影重新把這個場景復原出來,能夠看出宗其香先生畫畫的視角與真正攝影視角其中的聯系與區別。

首先,50年代宗先生畫的社會主義建設時期的這批作品,今天讀來仍然非常得鮮活,今天的很多中國畫家尤其是面對我們今天的電腦時代,很多場景尤其是對于中國畫很難表現,但是宗其香先生的那批畫今天看來依然不過時,他里面究竟是一種什么樣的元素能把一些包括工人爬上電線桿修電線的場景,甚至是有一幅叫《接線員》,一個年輕的女性坐在交換機前面,如果這樣的場景能入畫,那么今天同樣現代人坐在電腦前面這種畫面也是可以入畫的,但是這種場景對于我們今天一個學國畫的學生來說可能很難,但是宗先生表達的非常生動,很耐看,那個時候為什么會有這種熱情和這種高超的境界,是今天值得我們研究的。

還有一個非常有意思就是剛才吳雪杉老師提到了60年代臨摹高更,畫冊里面有一張是40年代,還有一張是60年代,持續了二十年。美術界對張仃先生有一個說法是“中國美術的一個立交橋”,我覺得宗其香先生也是,他的藝術里邊有幾個點:早期就包括30年代他臨摹的傳統山水是一個點;50年代他用了宋人畫法畫《滇西北山水》,這有點青綠山水的味道了;他不僅臨摹高更,還用水墨臨摹德國銅版畫,估計應該是孤案,在我看來這張個銅版畫里面的很多人物的動勢,在后面很多中國畫創作里邊是有借鑒的;到了藝術生命的晚期、藝術歷程的晚期也有幾個點,包括1981年畫的《榕之露》,1984年的《南國飄香》完全是幾何抽象的探索;1985年他重新回憶1939年重慶被日軍轟炸這張畫只用了墨色,基本上畫面完全是抽象了,可見當時給他留下印象之深刻;包括他生命最后幾年畫的幾張,例如1994年《永攀猴子巖》、1997年《山靜思太谷》,幾乎是用行草的筆在畫山水畫,一方面還保留了現實山水中西融合的表現力;一方面又把傳統中國畫講究的氣韻又找了回來,這似乎是他藝術融合上的一個結果。

宗其香是徐悲鴻先生藝術主張的一個非常重要的實踐者,徐悲鴻一生生命短暫,很多觀點沒有來得及實現,宗其香先生是堅持中西融合的這條道路的實踐者。毫無疑問,用西方的表現力,用中國畫的材料來表現我們的現實生活是中國畫很重要的一個主流,但今天這條主流在哪?我們的畫作有了什么突破,也是我們應該需要考慮的問題。

武平梅 宗其香先生夫人

武平梅(宗其香先生夫人):剛才談到了抽象畫,兩張畫為什么畫?第一,《榕之露》是很早他就在構思的,當時我教中學,學生那兒停課鬧革命,他說得了,20年后見分曉,后來的工作有一個很大的斷代,很多工作沒人做,他就用這個畫的《榕之露》,《榕之露》這個里邊什么意思呢?有兩個大眼睛流著眼淚,但是眼淚是什么顏色的呢?紅的,它是血淚,老榕樹流出了眼淚,灌溉的是小的榕樹苗,這個就是他的寓意,畫里有兩個大的英文字母,一個L、一個B,L是代表生命和愛,B代表是美麗。所以他的抽象不是說隨便畫幾筆就完了,都是他自己的感受,再有《南國秋香》,為什么要畫這個呢?80年代的時候北京、廣西坐飛機來來去去,所以我在北京住著,老說北京的空氣是辣的,你使勁一吸氣這嗓子覺得辣,到了桂林呢?空氣是香的,所以畫了這張畫。

我還要說兩個事:第一希望你們都照顧好自己的身體,要畫畫、要作學問、作研究,沒有好的身體你什么都做不了。

第二就是畫畫的人一定要跳出自己的圈子,我本來有哪些個已經成了我的風格的,我的畫是什么樣的,要跳出這個圈子,不要死守著自己原來的那個東西,這就是宗其香的理論,他說要出自己的圈子,你才能夠進步,你才能夠往前走一步。

李大鈞 勢象空間創始人

李大鈞(勢象空間創始人):宗先生先生首先在我心中是一個畫家,他是很純粹的畫家。當然徐悲鴻先生有藝術的主張,很多學生也遵循他的思想,但是在我看來宗先生是徐悲鴻學生系統中“畫家中的畫家”,他一生都是在對畫的追求上。宗先生在我眼里是有兩面性,是對立統一的。一方面具有建設性,他在傳承上、藝術建構上非常強大。另外我覺得他也是一個反思型的藝術家,我看過海平先生給我他幾段視頻,目前沒有發表,其實他的心里門兒清很多東西,他有很多思考,但是這些東西到目前我們學術的很多研究并沒有展開。

另一方面,作為教育家、藝術家,宗其香對社會的融入很多,但是他自己也比較梳理,他的個性上也體現這一點,比如說他晚年去桂林,更多是他想跳出這個圈子,或者是內心有另外一個天地的舉動,比如高更和他的塔希提島,包括祝大年和西雙版納,其實宗其香和桂林的關系也很重要。到目前,這方面還是有很多可以深入做的工作,當然我也看到他很多很溫情的東西,比如下放期間跟家里的一種通信等,很感人。

還有就是他的家庭教育,宗海平能夠這么多年研究懷念他父親,而且做了很多很感人的工作,孩子當然也就是父母的作品。他們捐了那么多畫,這是很讓人感動的,只能用致敬來評價他們。我們下一個展覽實際上是一個父子的藝術對話展,名字是“印象綿延:宗其香、宗海平藝術對話展”。海平不是一個職業攝影家,也不是藝術家,我們今天做展覽做藝術活動,我們更看重藝術里面最本質的東西,這個展覽我們差不多用半個月來布展,設計了特別好的展覽形式,而且還有一本特別棒的大畫冊,我希望大家能夠來看。

嘉賓合影

現場觀看作品

現場作品

展覽海報

據悉,由于洋策展的“印象綿延:宗其香、宗海平藝術對話展”將于2019年9月20日至11月15日在勢象空間舉辦。

為畫而生·共美其香——宗其香新書發布會舉行 宗其香、宗海平藝術對話展將舉辦
猫先生官网 体育下注| 在线直播| 在线直播| 竞猜平台| 在线直播| 欧冠| 竞猜平台| 法甲| 体育竞猜| 英超| CBA| 体育平台| 在线直播| 西甲|